OWL城市传奇:波士顿从历史的尘烟中

◈“Uprising”一词凝结了源自美国革命的义勇和决绝,在波士顿厚重的百年基业上,冉冉上升

◈这座历史名城从未停下过开拓进取的脚步,波士顿崛起队也开始在《守望先锋联赛》的土地上为它开辟新篇章

从波士顿公园的荫凉绿意中走出,四面环绕的一砖一瓦无声无息,仿佛在把整座城市的喧闹吸进历史的暗缝中。从这里出发,一条深红色的砖石路笔直延长,近乎无限地向城市之腹伸展。这条深色止不住地把行人的目光吸引到他们的脚下,而被它贯穿的那些伟大建筑、石刻的历史和英雄古迹,全都一言不发地把厚重的影子投射到人们的头顶——本杰明·富兰克林雕像、老南聚会所、老州议会大厦、法尼尔厅、波士顿屠杀遗址、保罗·列维尔故居、邦克山纪念碑……这些名字共同构成了波士顿那顿余音未散的历史,这历史又给了这条深红色长路一个名字——自由之路(The Freedom Trail)。

从轰轰烈烈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开始,波士顿人以及美国的“自由之路”就无可阻挡地闯进历史的大潮中。1775年莱克星顿和康科德枪响,几经围城、游击、伤亡惨重的邦克山战役和多彻斯特高地炮击,波士顿从阵痛中重生,真正成为了美洲人民的家。如果费城是《独立宣言》和美利坚国家文明的起点,那么波士顿就是战火中洗礼出来的美洲独立的摇篮。硝烟变成历史给波士顿盖上厚厚一层暗哑宁静,更多的新生在这座城市生根发芽。

走过“自由之路”的城市不会因为它的红砖绿瓦和历史遗迹而失去对年轻活力的渴望,新的事物总会在波士顿冉冉升起,再没有比“Uprising”更适合概括这座城市精神的词汇了。拥有义勇、决绝的文化基础的波士顿能够骄傲地拥抱《守望先锋》和OWL这样的崭新之事,也丝毫不足为奇。

沉浸在过往的荣耀和天赋中裹足不前的伤仲永式的故事,不会在波士顿发生。在破除陈旧,锐意进取的路上,波士顿人付出的努力和所得的成就可以写满一整本地方志。

1860年10月,一张被命名为“雄鹰和大雁所见之波士顿”的照片流传了出去。拍摄者James Wallace Black和Samuel Archer King为了这张波士顿全景照可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因为,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张航拍照片[3]。从这个时刻开始,波士顿对于创造“第一”就有了一种顽固的“执念”,而他们的所得,也绝非寥寥:

1954年,波士顿彼得本特汉姆医院在医师Joseph Murray的主刀下完成了世界上第一次成功的手术;同年,美国第一条高架快速路在波士顿通车;1967年,Kathrine Switzer女士奔跑着强行闯入波士顿马拉松的赛道并冲过终点,成为禁止女性参加马拉松运动时代的第一人……凡此种种,在褪色的照片上挥散出黑白的骄傲光彩。

而在五彩斑斓的新千年之后,没人会知道当下和未来会有哪些新故事发生。在永不停歇的开拓进取脚步的指引下,有着木头码头和红砖步道的波士顿认可了电子竞技这样一个青春勃发的新事物。没人能肯定地说波士顿崛起队会像曾经诸多的波士顿人一样摘下“第一”这个桂冠,但它拥有的意义——这座城市的“第一支主场电竞战队”,在“第一个《守望先锋》最高规格联赛中征战”——又何尝不涵盖在波士顿百年来不断的奋进和变革中。

说到体育,波士顿的热情少有城市能及。如果对体育的狂热是一段浪漫,那么这种波士顿式的热情就好像是你娶了高中时的恋人,然后一直厮守到老一样。当她犯错的时候你会维护她,当她取得成功的时候你又会为她喝彩,永远守护着她,把她当做你生命的一部分。波士顿人一直怀揣着这种热情,一代又一代地血脉相传。在波士顿红袜队打破了长达86年的“诅咒”赢得2004年世界冠军时,粉丝们纷纷来到好友和亲人墓前,把这段传奇告诉给那些没有在生前看到心爱的球队登顶的人。

这种热情并不仅限于棒球——波士顿拥有五支传统体育赛事中的强队。波士顿人很幸运,因为这里是本世纪美国最成功的体育城市之一,这在相当程度上归功于美国橄榄球联盟队伍——新英格兰爱国者队所创造的无可匹敌的记录。而作为克拉夫特集团最为人知的球队,二十多年来,他们一直是橄榄球场上的霸主:策略优秀、敢打敢拼、无比强大,几乎毫无破绽。

波士顿崛起队也为其公司所秉持的体育传统而自豪,但是这只全新的新英格兰战队也没有被自大冲昏头脑,克拉夫特体育集团首席营销官Jen Ferron 说:“爱国者在过去的二十年里重新定义了职业体育的成功标准,我们为此而自豪。我们也希望能以同样的理念与建立一支《守望先锋》冠军战队。但是老实说,现在就说会怎么样还为时尚早,因为我们也是刚刚踏足这个全新的联赛,我们必须塑造我们自己的特点并且重头开始。” 当然,成功的体育队伍不仅仅需要坚实的团队和教练,还要依赖于和粉丝之间的联系。比如新英格兰爱国者队,他们最核心的波士顿球迷也有着独特的特点,Ferron把它描述为“热情、真实和倔强。”

狂热而永不满足的粉丝期待的就是完美,正如Ferron所说,“波士顿球迷对比赛有着很深的理解,他们要求能对得起他们身份的比赛质量。他们从不害怕展现本色,他们喜欢对抗。无论是对他们喜欢的主场橄榄球队或者足球队,甚至是市里的大学球队,他们总会坦率的表达自己的感情。”狂热会传染,而传统总会延续。波士顿人会聚在电视前、酒吧里或者独自观看他们喜欢的爱国者队、红袜队、棕熊队、凯尔特人队和革命队的比赛——现在,又有了“崛起队”——他们对这支战队的期望也是一样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